当前阅读:雄安有群候鸟老师 他们和孩子之间有个不变的约定

雄安有群候鸟老师 他们和孩子之间有个不变的约定

2018年01月22日08:21  来源:雄安发布
原标题:雄安有群候鸟老师!他们和孩子之间有个不变的约定

河北安新县端村,在白洋淀北岸,是安新县12个乡镇之一。2013年开始,北京的一家基金会联合了一批艺术教育工作者在端村学校推广乡村艺术教育。如今,学校现有600多名学生,100多个孩子选择了自己喜欢的艺术课。四年来,来自北京、保定的志愿者老师像候鸟一样两地奔波,每个周末的艺术课是他们和孩子之间不变的约定。

安新县端村学校的四名芭蕾舞者。

01

四年来每个周末,乐声如约而至

冬月里白洋淀的早晨是静谧的,田地开阔空旷,一行行收割后的根茬挂着薄霜,白茫茫一片。上午十点,围堤北岸端村的小道上,渐渐多了笑声,裹得严严实实的孩子们三五成群雀跃跑来,涌向端村学校。车也多了起来,一辆辆北京的、保定当地牌照的轿车驶向这里。

过了一会儿,校园里没了嬉闹,小提琴、大提琴、钢琴、电子琴、长号、笛子、萨克斯等各种乐器的演奏声陆续响起。

1月6日上午,像四年来的每个周末一样,乐声如约而至,淙淙流水般流淌过校园,流淌过田野,唤醒了寂静的村庄。

村民们在茶余饭后谈论的,除了庄稼收成、打工的收入,还有谁家的娃娃学什么乐器、什么舞蹈,学得咋样。那些原先只能在电视上看到的表演,如今不再遥不可及。

“以前镇上的几个村子,像东堤、西堤、大河南村都有小学,房子很旧,老师就在那儿教弹琴跳舞,条件特别简陋。”当地村民说起第一次看到孩子们在田埂上踮起脚尖跳起芭蕾舞,当时的场景依然历历在目。

2013年春天开始,北京的荷风艺术基金会组织了来自中央音乐学院、北京舞蹈学院、北京师范大学、中央戏剧学院等北京高校的师生和保定当地的志愿者,来到端村免费为孩子们上芭蕾舞、管弦乐、打击乐、合唱、美术、儿童剧等艺术课。

当年9月,政府和民间捐资人共同投资的端村学校建成,合并了三所小学的学生,艺术课门类越来越多,志愿者老师越来越多,“每个周六、周日,老师们像候鸟一样来了,孩子们一大早就在盼着。”

武宁在端村学校当了四年志愿者老师。

02

候鸟老师不变的约定

6日上午,端村学校的教学楼、科技楼、操场旁的练功房,课程排得满满。

教中提琴的韩子鸣是中央音乐学院大二学生。这个随和爱笑的年轻女孩,走上讲台自带气场,语速不急不缓,看起来有点儿严肃。班上5个学生,其中两个男孩,举止沉稳的“首席”宋程旺和活泼跳脱的冯博文。冯博文确实有点儿皮,哧溜一下从凳子滑到地上,棉袄上一块块泥印也不擦,做个鬼脸兴奋得很。不过,当他托起琴,按弦,运弓,安静而专注,仿佛马上变了个人。韩子鸣看在眼里,嘴角微微扬起笑意。“不严肃不行,有的学生皮着呢。”她说,这节课主要复习,艺术课考试快到了,希望学生们能考得好一点。

因为考试临近,各个班都在抓紧最后一次复习。武宁老师的小提琴班,学生分成两组,两个学琴比较久的男生正在练习二重奏。武宁是这里“资历”最老的志愿者之一,四年里每个周六都在北京和端村之间奔波——6点多起床,从团结湖乘地铁赶往复兴门,7点40分和北京的志愿者一起乘车出发,北京距离安新县端村100多公里两小时车程,十点赶到学校,第一节课10点半到12点,下午第二节1点到2点半,然后往北京赶,顺利的话6点多到家——来回一次就是12小时。每年寒暑假,学校都有集训,她一次没落。

端村学校的志愿者老师大多是年轻面孔,也有例外,比如62岁的尹大群老师。2013年学校成立之初,他在保定一家群艺馆工作,每个周末来这里教孩子们长笛、单簧管、双簧管,2017年8月退休之后干脆搬到学校来住,从候鸟老师变成了住校老师。除了周末教课,他平日里指导学生在课余时间练习,还有就是备课、改改乐谱,“书本上的曲子,有的地方难度大,不太适合刚刚入门的孩子,要做一些调整。我喜欢琢磨这些,也闲不住。”他说,现在每个月回一次保定,家里人也理解,退休了能做一些力所能及的、自己喜欢的事挺好,“跟孩子们在一起,高兴”。

端村学校的孩子们在练功房跳舞。

12
(责编:秦晶、吴昊)


微信


微博


分享


返回
顶部

关闭

登录人民网通行证    立即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