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阅读:【雄安乡愁】南河沿上的老屋

【雄安乡愁】南河沿上的老屋

2019年05月24日09:30  来源:河北新闻网
原标题:【雄安乡愁】南河沿上的老屋

孙家老宅

孙家老宅位于安新县赵北口镇孙庄子村南河沿上,一个阳光明媚的春日,我们慕名而至。

到达孙家时,孙法亮老人正用水桶从家门外的小河里汲水,浇灌围墙外一畦刚长出嫩苗的蔬菜。几条小木船闲散地横在河边,随风摇荡,岸边的柳树刚刚吐出新绿。听到声响,一位老太太蹒跚着走出来,热情地招呼我们进屋。从大门外看不出有什么特别之处,但门内却空灵别致。正房三间,红砖平顶,木结构建筑古色古香,木椽挑起的飞檐在湛蓝的天空下舒展。木本色的门窗雕饰精美,槛窗分两层,下层高30多厘米,镶嵌着若干块方形玻璃,上层为木花棂。堂屋门两侧各有四扇木窗,其上图案各不相同,有花棂包围着的“囍”字、变形“寿”字、棂条拼出的菱花等。最精美的是门头上方的一扇木窗,从右侧向室内开启,透雕着凤凰戏牡丹图案,一只凤凰展翅飞翔,左右竖行雕刻“任戊季秋”“有凤来仪”8个字。窗棂内侧糊着一层宣纸——这种早年北方民居窗户上普遍使用的隔风保暖方式,现已很少使用。

堂屋内,紧贴里间隔墙处有一盘灶台,火道直通里屋的土炕。灶台平面呈叠涩式,外贴花瓷砖,既美观又便于放置炊具,也可兼当坐具。窗边的木质脸盆架以竹节状和莲藕状圆木榫卯连接而成,朴拙可爱,使用多年仍坚固如初。室内窗明几净,明媚的阳光透过窗纸斜照进来,门窗上诸多精妙图案,以一种柔和的姿态投下身影,影影绰绰地铺在地上和人的身上,充满温馨惬意和虚幻之美。

81岁的孙法亮身板硬朗,因有些耳背,不甚讲话,只是微笑着静听。他75岁的老伴勤快麻利又健谈,倚坐在灶台边跟我们亲切地拉着家常,就像多年不见的亲戚。她说,他们两口子年轻时就开始精心营造这个宅院。房屋初建时,房前一米多处就是小河,随着近年水量减少,水位降低,才逐渐堆垫出这一方小院。从雕窗上“任戊季秋”看,“任戊”应该是“壬戌”的别字,以此推测房子的修建时间应在1982年9月。

此次雄安乡愁调查中,孙庄子村是以民居集中片区的形式登记的。这里以十字街为核心,保存着数座自民国至上世纪80年代不同时期的民宅,青砖瓦舍,整齐划一,建筑特色明显。说是十字街,其实就是宽不及一米的两条幽深的小巷交叉路口,也是孙庄子早期村庄的核心区。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赵北口镇位于白洋淀东岸,鱼塘相连、荷红苇绿,素有“北方水乡”之称。孙庄子村不大,属于半水半旱区,人们的经济收入主要靠水稻、水产、苇编等。春日暖阳下,在村子的南北街上,孙家老哥俩堂兄弟从容地将一根根修长的芦苇码放好,驾轻就熟地编织着苇箔。他们每人每天可编两张苇箔,有商家专门来收购,每张可卖58元。在村里,从事苇编的村民足不出户也可日进百元。

“一溪流水秀空灵”,孙庄子村南有小河缓缓流过,这里空气清新,环境静谧,配上古香古色的老宅,更是能涤荡都市的浮躁之气。正如孙法亮老人堂屋金柱上一副对联所言:立下千秋业,奠定万年基。老人对老宅很是珍惜,希望保留传承下来,留住乡愁,留住根脉。(刘洁 文/图)

(责编:张娅喃、冯亚涛)


微信


微博


分享


返回
顶部

关闭

登录人民网通行证    立即注册

忘记密码?